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 在线投稿:sqqnews@163.com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双清新闻网 > 宝庆风 > 宝庆风华 > 内容阅读  
新邵诗群十人集
 www.shuangqingnews.com 2018-02-01 15:57:29 来源: 双清区新闻中心
 

  建一座寺庙

  ■李灵

  要收集全部目光

  建一座寺庙

  在城市广场的最高树上

  路过的人远远可以看见

  便放下欲望和妄想

  让目光回复目光

  那里不再有肩挑起灵魂高声叫卖

  那里不再有大象的假牙和面具

  那里不再有人头蛇身的怪物

  和上千年前塑上金身的佛像

  护佑人们的不再是菩萨和上帝

  人们不再需要双手合十

  膝盖磨跪

  直起腰杆平和地走着

  用良知和慈悲洗过的目光

  交换着目光

  回馈大地以清凉

  桂花

  ■李贤欢

  有风过境

  抽走了香馥的花蕊

  一滴致命的血

  你不舍地摆了摆手

  侧身 睡了一地

  寂静之后 乡村

  听不到哀惋的歌

  掬起一杯土

  昂贵的肥料

  正滋孕着

  明年的芬芳

  伤口

  ■刘志军

  我一次次撕裂自己

  与这世界的伤口

  比对血涂鸦的模样

  殷红。杂乱。直视

  那不具美学价值的历史

  象个傻傻的疯子

  人性的暴力掩饰不了

  山川的美丽,小松鼠们依旧

  野蛮生长,树木慈祥更替

  伤口原本是成长的代价

  再浪漫的撕裂也只是个人秀

  与世界关系不大

  为了你

  我不得不再次撕裂自己

  山谷

  ——兼致岁月挚友菲菲

  ■罗飞莺

  我们在一片荒芜的草地

  席地而坐。背后是白茫茫的芦苇

  芦苇的背后是寂静的山林

  已是隆冬,我们谈起雪花纷飞的故乡

  令我们念念不忘的远方

  又说起身旁这些生命力旺盛的野草、野花

  在季节深处,变幻着斑斓色彩的树木

  唯独不提命运、伤痕与疼痛

  亲爱的,在这个阒寂无人的山谷

  一只飞鸟一掠而过的踪影,也令我们充满惊喜

  如果我们慢下来

  时光也会慢下来……

  遇见

  ■孙海涛

  会遇见一些蝴蝶,在生态园或者

  我们散步过的树林

  总有一些花草我们叫不出名字

  遇见的时候,有的正开放

  有的却濒临枯萎

  那条河流,一眼望过去

  看不出深浅,看不见来路与去处

  它兀自往前,这是它的下游,有些肮脏

  也有些宽广。会遇见比河流更沉默的夜晚

  星夜寥廓如野,但我们不会再惊呼

  不再有流星滑落后莫名的忧伤

  会遇见更多的人,经过我们身边

  不着一言。他们匆忙的背影

  来不及一一辨认

  如逝去的时光。时光纵有千变的莫测

  我不会再遇见另一个你

  不会轻易说爱。天空中有鸟群正飞过

  落花无声扑向流水

  这是最寂寞的时刻

  我不会再遇见,不会在望着你走远的瞬间

  悄然落泪

  想起你,就像——

  ■唐方圆

  昨夜听雨,晶莹的水花洒落在屋顶

  于是想起你,就像——

  发黄的信纸收在箱底又黄了一层

  就像——路边的灯站在寒风里又瘦了一些

  就像——手中这支笔将黑色的流水倾泻在雪白的纸上

  越来越长,越来越深远,直到填满整条河湾

  今早漫步,湿漉漉的空气裹着单薄的脚步

  于是想起你,就像——

  田间的小草润过春雨后又绿了几重

  就像——泊在水中的落花又重了几分

  就像——停在电线上的小鸟谱出了跳跃的音符

  越来越暖,越来越清新,直到响彻整个山野

  料峭的风,吹起我的冥想风筝似的挂起

  想起星星一样的你

  在远空也听得到我沙沙的风轮声

  红酒

  ■曾楚涛

  源于秋色里一粒

  清澈透明的眼光

  既不是一滴泪

  也不是一颗疼

  如何蜕变

  成一支13度的火焰

  从来守口如瓶

  嘴唇,要安静成

  一个虔诚的倾听者

  才会听见猩红的,低度的燃烧

  那些隐忍的火焰

  与那个着晚服的女人

  互为知音

  她打开了你阻梗经年硬结

  你解开了她胸中的

  海

  老人与海

  ■曾运祥

  浪花一思考,大海就发笑

  就按住它们的头,搂入怀抱

  并将年老体弱的浪花送至岸边

  岸边,有港湾,有海岸线

  有临海而建的海滨墓园

  在杂草、乱石中,坟堆安眠

  有望洋兴叹的渔人码头

  锚爪以钢铁的意志锁住了船

  有苦涩的沙,有不能翻身的咸鱼

  更有灯塔,有妈祖,有彩旗飘飘

  有贴伏在海面上年轻的渔歌

  有白溪入海,如闪光的带鱼

  而在一片迷茫与海鸥远去的背影之间

  有退役的老人,心情沉重如一纸废约

  他回忆着往事,像是在隔岸观火

  想当年,惊涛骇浪中

  双桨好似一把剪刀

  大海啊则好似那为英雄

  出征的战袍

  那些凋落的花事

  ■张东吾

  这个静静的夜里

  空气在轻轻地流泪

  那些憔悴的花事

  突然失眠起来

  古老的照片潮湿起来

  那些成熟凋落的种子

  轻易就再次破土而出

  这张薄薄的纸片

  终于没有随记忆在风中飘散

  那些悲伤落泪的往事

  冲洗出的只是惨淡的几页日记

  没人欣赏

  星光也是一面镜子吧

  从前的我该是多么失神啊

  穿村而过的高压线

  ■周伟文

  慈母手中线

  穿过阳光,风雨,时光

  在我的村庄

  穿针引线

  或缝,或补

  电线杆是沉默的针脚

  平静的高压线

  内心里流淌

  十万伏高压电

 
  相关新闻:
 
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Copyright (C)2011 WWW.SHUANGQINGNEW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双清新闻网 红网双清站 湘ICP备15013415号
中共邵阳市双清区委、双清区人民政府主办 中共邵阳市双清区委宣传部承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