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 在线投稿:sqqnews@163.com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双清新闻网 > 宝庆风 > 宝庆风华 > 内容阅读  
雪的美和趣
 www.shuangqingnews.com 2018-01-01 09:45:14 来源: 双清区新闻中心
 

  ■钱春华

  世人少有不喜欢雪的,隆冬时节,如果没有几场铺天盖地的大雪,那简直就不叫过冬。如果不下雪,我们的世界,我们的眼里,将会少了很多美和趣。所以,雪注定是感性的事物,它能带给人们欢愉,带给人们丰富的体验。

  早在古人的眼中,“风花雪月”就是文人描写的对象,“雪”是经典的传统描写对象。那些写雪的诗和词不谈,就说《红楼梦》,如果少了雪,咱们富贵慈爱的老祖宗贾母“冬送温暖”就送不成了,她送了什么呢?她给薛宝琴送了一件凫魇裘;她给史湘云送了貂鼠脑袋面子大毛黑灰鼠里子里外发烧大褂子,头上送的昭君套加大貂鼠风领;他给贾宝玉送的孔雀裘;林黛玉穿的掐金挖云红香羊皮小靴,大红羽纱面白狐狸鹤氅,戴的雪帽,据推断都是贾母赠送。这些“行头”,鹤氅和孔雀裘价值相当,证明二人在贾母心中的份量非同一般,薛宝琴的凫魇裘相对来说最便宜。这样写,一是突出人物的身份,二是利于展现各个角色的美好形象。试想,如果林黛玉不穿鹤氅,贾宝玉没有孔雀裘,如果把隆冬的雪中玉人换成在夏天汗流浃背的样子,那人物的形象就不会来得那么美。还有《雪山飞狐》,如果没有雪,这部小说还怎么写?

  当雪驾临人间时,我们常备一炉火。万千白中一点红,那炉火必是不可少的温暖。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雪天,读小学的孩子,课桌下常踩着一个小火炉。那是母爱的象征,寒冷的早上,当孩子走过赴校的积雪土路以后,怕雪水把脚冻着了。那个年代,不可能自带吹风机吹干袜子,那么,带一炉炭火,叫孩子上课时放到脚下烤着,这个半天,母亲也就安心了。

  下雪了,游子就会想到回家过年。他们开始采购衣帽,想像着父母和孩子穿戴起来的样子,又赶紧去买票,托人买、上网买,忙得不亦乐乎,家乡的雪在告诉他该回家过年了。前些年,我们常看到摩托大军成群结队回家过年的事。他们从南边出发,一路向北,顶风冒雪。因为不安全,近年来这种队伍消失了。

  堆雪人,已非陪孩子玩乐的单一节目。在浙江黄岩的某个建筑工地上,积雪有一尺多深,一群小伙子堆了雪人以后,给它在胸前贴上了“黄岩坚强”四个字。这个图一经微信传播以后,很快风靡开来,从走“坚强”风到“蓝莲花”风,既有趣还励志。

  万物有灵,雪是一种。心中有爱,冰雪也有情。雪的世界,有了感性注入,才会更美。

 
  相关新闻:
 
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Copyright (C)2011 WWW.SHUANGQINGNEW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双清新闻网 红网双清站 湘ICP备15013415号
中共邵阳市双清区委、双清区人民政府主办 中共邵阳市双清区委宣传部承办